善与恶是负相关的

事有千种,物有百态,月亮有圆缺,表情有好坏,电荷有正负,磁场有南北,人间有善恶。种种的种种,并不是相对,而是相对,并不是相生相克,而是同生同在,并不是有你没他,而是此消彼长,并不是相互依存,而是剧烈竞争。一种事物,多个属性,之间的龙争虎斗,其间的强弱隆替,变化多端,虚无缥缈,速率之快,没法预测,无可设想。外部暮气的争斗,其过程是隐性的,是看不见的,其了局是显性的,是可触摸的,具体表示为你强我就弱

   事有千种,物有百态,月亮有圆缺,表情有好坏,电荷有正负,磁场有南北,人间有善恶。    种种的种种,并不是相对,而是相对,并不是相生相克,而是同生同在,并不是有你没他,而是此消彼长,并不是相互依存,而是剧烈竞争。    一种事物,多个属性,之间的龙争虎斗,其间的强弱隆替,变化多端,虚无缥缈,速率之快,没法预测,无可设想。外部

暮气的争斗,其过程是隐性的,是看不见的,其了局是显性的,是可触摸的,具体表示为你强我就弱,你弱我就强。    善与恶,也不破例,遵循相反的规律,这二者是死活仇家,千古冤家,自古争斗不休,见诸文人的口舌之战,见诸官场的尔虞我诈,见诸官方的恩恩怨怨,从根子上,从骨子里,从本质上说,十足的十足,不过善恶之争。    人有七情六欲,心有喜怒哀乐,善恶之差取决于人心,一心向善,则积德,满心恶念,则作歹。    或说,人之初,性本善,或说,人之初,性本恶。人之伊始,刚来人间,如白纸一张,只会哇哇大哭,何来善恶之分,纵使有,也是生成的,重点在于,先天的感召,先天的引导,在于先天的修枝剪叶,在于先天的精雕细刻。    为何物各有道,人各有志,人间物千万种,人间人三六九,缘何不复制品。因为每个人的生长环境也是不尽相反的,土壤的好与坏,肥料的优与劣,水分的多与少,决议了庄稼的长势,导致了人性的千差万别。    十恶不赦之人,对其大骂之词,如千刀万剐,如狗吃良知,如不法作贱,不得好死,向上骂至祖宗十八代,向下牵涉子子孙孙,无穷尽也,多如滚滚江水,狠如泰山压顶。骂得这般绝情,可见为恶者已恶到何种地步。对怀善积德之人的颂美之词,如流芳千秋,留名万世,如活菩萨,再世观音,要多美有多美,可见感谢之情,溢满胸腔,以至屈膝下跪,磕头礼拜,毫不为过。    细数历史烟云,如雷贯耳者亘古未有,有横施暴政者,有欺上瞒下者,有暗害忠良者,有通敌卖国者,此乃大恶,远非东偷西摸者所能及也。其危害之大,轻者山河动荡,风雨飘摇,重者江山颠覆,烽火连缀,生灵涂炭。就其发生的强盛破坏力而言,这等大罪大恶之人,挨千古骂名,实属该死。这叫从恶若崩。    流芳百世者也数不胜数,有勤施暴政者,有精忠报国者,有大圣大贤者,有为民示威者,此为大善。其功烈之高,造福全国,遗惠后世。这叫从善如流。    作歹之人,未必不曾积德,积德之人,未必不曾作歹,行大恶者,必也行过小善,行大善者,必也行过小恶。人这一生,最难做的有两件事,一是一辈子只作歹,二是一辈子只积德,做一辈子的好人和做一辈子的好人一样难,善恶同在决议了人的两面性,什么时候表示善性,什么时候表示恶性,取决于心,心之所向,等于善与恶的挑选了局。    青睐善,摒斥恶,这是各人配合的偏好,可事实的局势却是善不克不及一方独霸,恶不被斩草除根。若一人作歹,绝非这一个人的问题,究恶之来源,是其糊口的环境已被注入了毒性元素,赖以生存的土壤已被严重净化,生在三姑六婆之所,必会染一身的乌烟瘴气。如许的恶性突变,怎样指望其善性发作,如许的怪物当然是为祸一方,传染别人,恶就如许伸张开来,一发不可收拾。    独木不成林,若周围人大多向善,那末风尚仍是清爽的,在这类坏境中陶冶长大的怎会染一身的漆黑之气呢,若周围人已大部变黑,就像抽了烟的肺一样,伸手不见五指的,糜烂至极,世人皆变异,一堆变异人里面怎样会降生出正常人呢。    归根结柢,一个人,向善仍是从恶,取决于芸芸众生,若众生皆善,那何来恶念,同理,若众生皆恶,那又怎样指望其昆裔会有向善之心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